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1万字インタビュー*松本
2005 / 10 / 13 ( Thu )
街道就是遊樂場

潤くん小時候就是一個愛撒嬌的孩子
大概因為他是最小的孩子吧
他和比他大兩歳的姐姐感情很好 常常在一起玩
他還説到常常會在姊姊的朋友群當中一起玩

潤くん一開始很不想去幼稚園 都會在門口哭
剛開始兩三天都沒有跟任何人講話
他説自己是不會主動找人講話的類型
小學、國中、高中也是如此
他覺得這樣的個性是改不了的
不過他一旦融入了話題
他就會很激動的一直講

在幼稚園的時候 潤くん很喜歡一位年輕又漂亮的老師
常常會坐在老師的膝上
而老師也只有對潤くん會叫他的名「潤」
不過上了小學之後
潤くん聽説原來是因為老師的男朋友也叫「JUN」

「潤」這個名字是潤くん的ばあちゃん取的
其實本來漢字是要取作「純」21602;

潤くん他們家毎年都會去一次家族旅行
所以去了很多地方
在小二要去家族旅行的前一天
潤くん在附近的菓子屋買了飲料 沒喝好用到手上
正當他走到一半想去洗手的時候
突然衝出了一輛小卡車
潤くん就這樣被卡車拉了好幾公尺遠
流了好多好多血
結果縫了27針 住了兩個月的醫院
疤痕到現在還在

潤くん住的地方在市中心 人多車也多
潤くん會和朋友在大樓與大樓間的空地或是工地遊玩
甚至還會在那邊丟爆竹
潤くん很喜歡運動
受到父親的影響而在幼稚園的時候加入足球隊
在看了「足球小將翼」之後很嚮往「倒掛金鈎」
而拜託父親踢給他看
當父親成功踢出來之後
潤くん覺得好棒 而在那瞬間產生對父親的尊敬

在小學的時候有擔任班級委員
在班上滿突出的
他是那種玩樂的時候會好好玩
而該用功的時候也會好好努力的人


從小學開始就常常收到巧克力
第一次兩情相是在小六的時候
當兩人都表達出喜歡的心情之後
過兩天潤くん卻看到那個女生跟別的男生出去玩
潤くん很生氣 所以就沒有跟那個女生講話了
現在覺得當初太年輕了
但也是因為他的獨占欲很強才會這樣
他覺得現在的他也是這樣 獨占欲很強
去年成人式之後在他家鄉那邊辦了同學會
那時候見到了當時的那個女孩
因為很久沒見了 有種很懷念的感覺
兩人也聊到當時的往事

讓他更高興的是
他聽到了同學們都各自往不同的道路前進
有人進了很好的大學 也有人出國唸書
甚至還有人是在Mステ裡當照明師的
潤くん很驚訝 因為他都沒發現過

潤くん覺得能和同學努力過著開心的毎一天是很幸福的
像能開同學會也是件很棒的事
而在同學會的時候大家對他説了
「你隨心所欲的這一點沒有變呢!」
讓潤くん回了「沒有理由改變呀!」

進入傑尼斯成為Jr.

潤くん會對演藝圈有興趣 是受到了姐姐的影響
姐姐是KinKi的歌迷
一起看了電視之後 讓潤くん產生「我也想要做!」的想法
潤くん在小學畢業典禮那天 把照片資料寄給事務所
但一直沒有消息 本來已經要放棄了
結果有一天接到社長打來的電話叫他去上課

剛開始跳舞的時候覺得很困難
但覺得還是繼續跳下去好了
當他覺得很累想要回家的時候 看到其他人還在練
於是他也留下來了
就這樣過著毎個星期去上課的生活

當時潤くん沒什麼機會能見到社長
所以一直在想像社長是怎樣的人
有一次聽到別人在談論社長
説原來社長是那個總是在清掃練習場的人
讓潤くん嚇了一大跳

而在實際見到社長後 他覺得社長是很了不起的人
總是默默的看著他們 也很了解他們
而在他們有煩惱的時候也會好好跟他們商量
像潤くん當時念高中時有很多煩惱 社長也跟他談了很多

而在持續這樣的日子後
潤くん很快就熱中在這個世界裡
也因此就放棄以前想當棒球選手的夢想了

進入了傑尼斯之後
他發現以前的自己是活在很狹窄的視野當中
現在在他眼前的是很廣的世界
而他現在就站在那個路口

不過當時的潤くん並沒有把傑尼斯當成是工作
只是覺得能在那樣的環境是非常快樂的

"工作"這個意識的產生

在國中一年級的夏天開始在前輩的演唱會或歌唱番組伴舞
那時候其實不會特別緊張 反而還很興奮
而在中2的夏天開始接演了單元劇、
舞台劇Stand By Me
連續劇未滿都市、電影新宿少年偵探團
他現在覺得當時得到了很多恩惠
不過當初只是單純覺得很可怕而已

當時演單元劇的時候
因為先前沒有演戲的經驗
不知道要怎麼演才好
甚至還有被監督弄哭的經驗
不會演戲的他當時覺得很不甘心
在拍戲現場覺得很痛苦 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過潤くん到了下次的舞台劇演出時就又忘了壓力
他覺得當時的他真的是什麼都沒有在想
當時<永山先生是第一次教他演技的人
讓他稍微了解了要怎麼去演戲
<註:永山耕三先生是富士電視台的名導演
"東京愛情故事"、"一個屋簷下"、"長假"、"拭去涙水"
都是出自他導演的>

之後中3的時候
潤くん就不常去學校了 讓父母親很生氣
潤くん那時候覺得學校對他而言是個狹窄的世界
而且會讓他感到無趣
因為他已經接觸到很廣的世界了

而就在那時他開始對傑尼斯產生一點工作的意識
也在那時開始思考演唱會的構成

那時候潤くん常常跟タッキー在一起
他們聊了很多事情
潤くん受到很多タッキー對工作態度的影響
例如「演唱會要由我們自己來構思」等等

因為タッキー還有其他的工作 找不出時間
因此’98-99年冬天的Jr.演唱會由潤くん來籌畫
潤くん當時想「為什麼是我?」
因為還有很多前輩在
而他當時只想到要表演的内容
沒有顧及到全體的東西
而一直沒有進展也讓工作人員感到很迷惑
讓潤くん覺得當時的情況真的滿糟的
可是那時的經驗是很重要的
在結成嵐的第一次演唱會時
他就有絶對不要交給別人來構思」的想法

而他也看了很多藝人的演唱會録影帶
想從當中學習一些演出和構成的東西
當他心中產生「我想這樣做」的想法後
為了接近他心中的理想
他會去思考自己所欠缺的東西有什麼
而為了補足所欠缺的東西 又該怎麼做才好

不過雖然一直在思考
但欠缺的東西還是很多
就算是現在 他也覺得時間不夠
潤くん説他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不做這個工作了」的想法
大概是因為連有這個想法的時間都沒有吧

嵐出道

潤くん在嵐結成的時候覺得很不安
有「為什麼是我們呢?」的想法
因為對他而言タッキー的存在感是很大的
所以當時心情很複雜
不過單就能結成團體出道這件事 潤くん是很開心的
因為在進傑尼斯的瞬間 能結成團體出CD就是他的夢想

而印象很深刻的出道握手會時
有歌迷哭了
潤くん不能了解為什麼歌迷們會那麼高興
後來他很努力很努力的想
覺得歌迷是因為能跟很喜歡很喜歡的人握手
所以才會這麼開心的吧
對嵐的成員而言 握了8萬次的手
但對歌迷而言卻是一生一次的呢
而在握手的過程中 感受到歌迷們的心意
讓他重新有要加油的想法

不過一開始嵐的歩調是不怎麼一致的
大概花了快一年的時間才比較向前統一的
而一開始他在嵐當中因為是最小的
所以他在裡面算是扮演比較被動的角色
讓他改變的是開始有一個人的工作
因為在那之前他還是常常出現撒嬌的個性
後來體認到身為「嵐的團員」所背負的責任都是一樣大的
和年紀是沒有關係的
不能把因為自己是年紀最小就可以撒嬌當成理由
而注意到這點的潤くん

就變成了現在在嵐當中扮演的角色
他説這點嵐的成員都是一樣的
毎個人都是扮演不同的角色
把只有自己才擁有的特色表現出來
而形成現在的嵐

’01年的夏天

讓潤くん改變意識是在’01年的夏天
就是拍攝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時候
現在他覺得那時候很充實
不過當時真的很辛苦
讓他連感受第一次主演壓力的暇都沒有

金田一~"一劇的台詞很多
潤くん常常毎天都是第一個進到攝影棚録影
但又是最後一個離開的
而又常常必須到很遠的地方録影(例如山或是海之類的)
那時候還會跟學校的考試重疊
所以潤くん到了拍攝現場影、然後在回來的車上睡覺
之後回家念一個晩上的書、隔天去考試、考完再去録影這樣
真的很辛苦

潤くん從中思考了很多關於工作的事
而他也覺得一個人的工作可以看到五個人在一起時所不能看到的東西
他也重新體認到「自己是喜歡這份工作的」

潤くん説像是在拍攝的時候覺得很累或是沒有睡覺
但他覺得重要的是自己出了多少力在拍攝上面
如果不盡力 損失的反而會是自己
他覺得這樣會很像傻瓜

而自己也受到很多工作人員還有週遭的人的恩惠
他對同樣的事 昨天和今天能以不同的角度去看
是個感受到很多變化的夏天

演唱會

潤くん説關於演唱會的構成等等
他或許是比其他團員都還要去深入思考的

在開第一次的演唱會時
看到這麼多的歌迷覺得很開心也很感動
但如果去思考那次演唱會的構成
他覺得有種力不足的感覺

們第一次很努力構成的演唱會是’01-02年的冬CON-
「join the STORM」
在那之前的演唱會雖然他們也思考很多、也很努力去做
但是當時其實很多部分都還是拜託工作人員的
而在「join~」那次他們連音響照明等等細節都有參與
潤くん覺得他們或許是想把他們想做的事讓大家看吧
讓他們自己所思考的"嵐"與歌迷及周圍的人所思考的"嵐"
成為一致的

在那之前的演唱會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
就是「很有傑尼斯風格的演唱會」
他覺得構成都很相近 甚至可以用在其他團的演唱會上
不過他很了解傑尼斯風格演唱會的魅力
這樣的演唱會磨練他們很多
他也覺得這樣其實沒有什麼不好
像他看了光一的SOLO CON之後就覺得很棒

但反過來想 如果他們也這樣做
不就會和前輩們的形式很像嗎
覺得這樣好像沒什麼意義
而他們五個就是不想走傑尼斯風格的集合
因此他們經常會去想所謂的嵐風格是什麼

讓他印象很深刻的是那年夏天的「HERE WE GO」
那一次的演唱會第一次和成員們一起討論很多事情
像「今後的嵐要怎麼走?」、「對自己而言嵐是什麼?」之類

其實在結成嵐的時候開始就會講到這樣的話題
可是通常都是和個別的團員聊到
這樣五人一起討論則是第一次
而其實這樣一想
五個性格和生長環境都不一樣的人聚集在一起
所思考&想做的事情都會不同
那次大家都很坦率的説出心中的話
他覺得從那次之後
大家就可以很輕易的説出自己想做什麼的想法了

那時他們討論到的事情現在還很努力的在做
現在還不能透露給大家知道
不過可以講的一件事就是
在那之前他們的型都是被固定的 像是傑尼斯型、偶像型
他們覺得沒有必要這樣
他們想要創造出屬於他們、適合他們的型

去年的演唱會就變化很大
他們希望歌迷們不只是會覺得很開心
或是因為哪一首歌讓大家很HIGH
而是隨著演唱會的進行 自然而然就情緒高亢起來這樣

從今以後的我 從今以後的嵐

今年有舞台劇「エデンの東」的演出
潤くん在那之前總是一個人很努力想要把很多事情都作好
並不是説不信任周圍的人
只是覺得借了別人的力量的話
好像就會無法用出自己的力量
不過這次他開始會借助別人的力量
他比喻説如果自己拿了很重的行李會走得很慢
如果能把一些東西交給別人
就能以更快的速度往前進了
這齣舞台劇讓他有這樣的想法
他很感謝那個團隊
也讓他對自己更有自信了

潤くん最近覺得將自己的事情委託給人做
可以得到自己絶對想不到的構想很棒
也對能遇到不同的自己感到開心
例如演唱會的SOLO給不同的人構思就會有不同的風格

嵐已經結成5年半了
但並不是這樣就結束了
他把毎天都當成很關鍵的一天在過
這點是不會改變的

嵐的風格是只有他們五個人在一起才能作出來的
雖然他還不知道嵐的型會變成怎樣
但他希望支持他們的歌迷
還有很多工作人員能和他們一起作出屬於他們的那個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4 : 38 | ≡翻訳≡【アラシゴト】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page top↑
<<1万字インタビュー*櫻井 | ホーム | 1万字インタビュー*大野>>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oearashi.blog79.fc2.com/tb.php/26-a00d061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