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1万字インタビュー*櫻井
2005 / 10 / 28 ( Fri )
熱血的小學生時代

翔ちゃん小時候就是個常常跑出去玩的孩子
雖然家是在市中心
不過附近也有公園 還會去捕蟬之類的
在幼稚園的時候
有一次暑假舉辦了一次「曬比賽」
那時候他就拼命跑到外面去曬太陽
後來得到獎牌的時候他很高興呢
不過現在想一想 翔ちゃん有一種
「為什麼會這麼想贏那樣的比賽呢?」的想法

幼稚園那時候翔ちゃん的老師叫做"鈴木老師"
而翔ちゃん在"よい子の味方"飾演的幼稚園老師也是姓"鈴木"
所以他覺得滿有緣的呢
不過當時的老師是一位女老師就是了

小學的時候 翔ちゃん要到學校是要換坐兩輛公車才能到的
但是對他而言因為是很普通的一件事
所以他不會覺得那很辛苦

不過也因為這樣 翔ちゃん沒有本地的朋友
他也覺得或許有點疏離感呢
放學的時候 在父母親來接他之前
他會去本地類似安親班的地方
而那邊幾乎都是他不認識的人
在那邊會穿制服的也只有他而已

當時翔ちゃん要學的東西很多
例如鋼琴、劍道、游泳、足球、油畫等等
所以其實沒什麼時間可以去玩

翔ちゃん小學的時候很喜歡足球
希望將來能成為足球選手
在這之前的夢想是想成為一位醫生
因為他看了「怪醫傑克」的關係
不過後來馬上就察覺到「我是不行的」

對翔ちゃん而言 學校生活就是他的全部
而且小學六年都沒有重新分班過
所以他們班之間的羈絆是很強的呢

翔ちゃん説基本上他的個性是很暴躁的
不過最近他會控制自己不要表現出來
不然其實也常常會有跟別人爭吵的時候呢
小時候因為他看起來很像丘比特的玩偶
別人給他取了一個綽號"キューピーマヨネーズ
他覺得很討厭
他還跟老是一直叫他「キューピ-キューピ-」的人打架
不過現在翔ちゃん反而和他成為最好的朋友
現在他朋友還會提到當時的事情
説當時只要叫翔ちゃん「キューピ-」 翔ちゃん就會很生氣呢


小學是男女同校
翔ちゃん也曾收過幾次情人節巧克力
印象深刻的是小五的時候
翔ちゃん收到喜歡的女生送的巧克力
他覺得那可能是本命巧克力
而很努力的想要自己挑選回禮給那個女孩子
不過翔ちゃん説真是大失敗!
因為他一直想到底要送什麼
結果竟然過了白色情人節
最後送了名古屋グランパスエイト(日本的一個足球隊)的馬克杯
因為翔ちゃん很喜歡名古屋グランパスエイト
不過他覺得不管怎麼想都覺得那個回禮真的很不好
雖然他已經忘記那個女生的反應了

對翔ちゃん而言真正的初戀是在國一的時候
是因為國際交流的合唱會而來到日本的匈牙利女孩
那女孩讓翔ちゃん很驚艷 他覺得那女孩好可愛
而讓他有那種深刻喜歡的感覺是第一次
當時同學五個人各有自己喜歡的女孩
所以翔ちゃん也覺得那樣的相乘效果影響很大
他拼命的學匈牙利語
不過那女孩兩週後就回匈牙利了
讓翔ちゃん覺得還真是虛幻的一段愛戀呀

加入傑尼斯成為Jr.

把照片寄到事務所是在國二的時候
當時是朋友説「你去加入傑尼斯吧!」
翔ちゃん説「喔喔!」這樣的情況下寄出照片的
其實真的只是開玩笑的
沒有想到會走到今天這一歩

有一天 事務所寄來了要翔ちゃん去參加選拔會的信
而且是在選拔會的前一天才寄到的
母親笑笑的沒説什麼
而父親則是要翔ちゃん別去
不過隔天父親還是載翔ちゃん到會場去了

當時大概有50~60個人參加
翔ちゃん覺得好像跳跳舞、滿簡單就結束了
之後毎週都被叫去上課
不過當時翔ちゃん沒有意識到這就是「合格」
只是因為通知他去上課他就去上課這樣

這樣的情形大概持續了一個月左右
母親有一天對他説
「你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是真的想要繼續下去還是不想呢?」

翔ちゃん才察覺到「我是認真想要繼續下去的」的這個想法

開始有這樣想法的他 很喜歡光源氏
也常常學光源氏穿溜冰鞋模仿他們
不過他認為自己生長的環境是否定這個世界的
在他腦中也有「不能成為那樣的人」的意識存在
不過因為他已經是站在可以碰觸他所憧憬的世界的地方
因此他已經無法控制住那樣的心情
母親沒有反對翔ちゃん的想法
母親對他説「去做你想要做的吧」
而父親基本上是反對的 只是沒有説出口
當然現在是完全的支持翔ちゃん

而當時一起跳舞的人都漸漸消失了
到最後同期的只剩下他和MA的米花くん
翔ちゃん第一次的工作是在「Idol On Stage」中
在Jr.唱「スシ食いねェ!」的時候在後面伴舞
翔ちゃん非常緊張
那也是他第一次學會的舞
而當時因為他很小一隻 所以衣服對他而言很大件
不過他想當時應該幾乎都沒有拍到他吧

學生或是Jr.呢

如果要説自己是Jr.還是學生呢
他會説自己是完全的學生
他會在考試的前一個月就中止Jr.的工作
那是他自己決定的
他沒有想過Jr.的活動會比學校還要重要
對他而言要做Jr.的活動是要在好好的去學校、得到好成績的前提下才去做
也因此他覺得會在Jr.當中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地方也是沒辦法的事

在高一的時候
翔ちゃん開始出現在雜誌的連載中
也開始站在Jr.的中間跳舞
不過因為後來翔ちゃん中止活動一個月
雜誌的工作就完全沒有再繼續了
伴舞的位置也被調到後面
他覺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如果沒有被調到後面才奇怪
只是因為翔ちゃん很喜歡跳舞 也很努力練習
所以不能理解為什麼記不起舞歩的人還能持續排在他前面跳舞呢

當時翔ちゃん和MA的屋良くん在MUSIC JUMP的開頭有兩人跳舞的橋段
雖然大概只有10秒左右
但他們買了很多録影帶回來參考 毎天練習
他説他們跳的舞和傑尼斯的感覺不同 算是開了先端
而那邊也是他唯一可以表現自己的場所
因為當全部的人一起跳舞時 他又得站到後面了

嵐出道

在那個時候翔有了「高中畢業後就退出傑尼斯」的想法
如果他是一直待在Jr.的中間跳舞的話
或許就不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了
而他在幫前輩們伴舞的時候也都一直沒有照到他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年左右
他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
覺得要一直持續待在Jr.裡面是很困難的
翔有那樣思考這個問題的時期呢

如果「World Cup」(四年一次的排球世界大賽)是晩一年才舉辦
如果嵐的結成是晩一年的話
或許翔就會辭去傑尼斯的工作
成為一個普通的大學生

在高三6月的時候
他接到ジャニーさん的電話
問他要不要當「World Cup」的形象代言人
那時因為考試前所以他暫停了工作
而且Jr.當中本來就有分很多團體了
他以為就像是那樣以Jr.的身分參與活動
所以他當時就答應了社長

之後就開始録音還有練舞
翔當初是想在隔年的一月份考完高中的最後一次考試後
就到國外留學 然後四月再回來念大學
但當時的經紀人説「這可能有點困難哪...」
聽到經紀人這樣講的翔就開始覺得有點怪怪的
開始覺得他們或許不是「World Cup」結束之後就結束的團體
而當時的團員也就是現在的五個人
他也意識到已經變成不能逃避的狀態了

其他的成員因為幾乎也都是在這樣的狀態下知道自己出道
所以一開始呈現比較混亂的狀態
而翔就會被工作人員要求要統合大家
在很多情況下他都會被這樣要求
但他並不討厭
當時有很明顯的分為年上組和年下組
因為大ちゃん是那種雖然會去想但卻很少會説出口的人
所以翔就自然的覺得自己要去做整合大家的工作

自從發表出道後真的很辛苦
因為代言「World Cup」的緣故
而比賽又在東京之外的地方舉行
會遇到要過夜的情形
當其他人留在當地過夜的時候
他一個人必須坐車回東京 因為隔天要上課
上完課再一個人做新幹線到比賽會場
當他在回東京的車上時常常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裡
也沒什麼記憶了

讓翔ちゃん有「嵐或許不錯呢!」這個想法
是在半年後(2000年)的春季演唱會
在組成嵐之後 其實成員之間的距離並沒有縮短
而且在這之前他和相葉ちゃん其實根本沒有講過話呢
在演唱會的排練當中
他也覺得五人之間的齒輪是沒有相契合的

然而在演唱會最後面五個人手牽手喊著「我們是嵐!」
雖然是講給歌迷聽的
但他覺得其實像是要喊給他們自己聽的
在舞台上那樣喊
讓他強烈的感受到「五個人才是嵐」

那時候他的SOLO曲是「君の瞳を恋してる」
當曲子唱到比較HIGH的部分時
其他團員就會出來炒熱氣氛
讓他印象很深刻 一直到現在還是很深刻
他自己也説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呢

而當時翔ちゃん對歌迷們一直存有一個問題
「到底這些人是喜歡『櫻井翔』這個人,
還是因為我是傑尼斯Jr.的緣故才喜歡的?
到底是哪個原因呢?」、
「如果我不是傑尼斯Jr.的話,也會喜歡我嗎?」

轉機

翔説「HERE WE GO!TOUR」那次讓他感慨很多
他覺得其他團員們可能也和他有同樣的想法
因為那次是第一次五個人聚在一起講了很多的事情
例如嵐以後要怎麼發展
而為此他們能做的有什麼
也討論到「屬於我們的風格」到底是什麼
毎天都從演唱會結束後一直討論到隔天早上

那一年 他們的唱片公司「J-Storm」成立
秋天上映了電影「PIKA☆NCHI」
翔參與了「木更津Cat’s Eye」的演出
而潤則是出演「極道鮮師」
讓翔覺得嵐終於開始乘著向上的波浪往上爬了

對於那股往上爬的波浪
其實翔覺得他們比周圍的人都還能察覺到
例如看行程表上面是排滿滿的行程或是完全空白的
如果翔的行程表是空白的 而其他人排得滿滿的
他也會覺得那是很棒的呢

在那次演唱會之前
嵐的毎個人都是獨自在摸索
沒有余裕去想嵐今後要走的路
他們也知道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毎個人都也都有各自的不安
或許是因為這樣 所以那時候他們自然而然就開始聊起很多事情
那次演唱會對他們而言是第一次感受到嵐要有自己的風格
五個人的心要往同一個方向 而且是要往更高的地方
並成為一體

在製作專輯時 嵐會反映自己的意見也是在02年
翔説一方面或許是因為成立了「J-Storm」
但是翔覺得他們能將「我想這樣做」的想法表達出來是影響更大的

關於翔的RAP 其實變過很多
那也是在他思考很多之後而改變的
當初聽到出道曲「A.RA.SHI」的RAP部分是由他一個人唱時
他很高興 但他後來覺得自己太天真了
看了電視上的表演之後
覺得真的很糟糕

在那之後
翔聽了很多人所唱的RAP 也看了很多録影帶
也見了很多從事RAP相關工作的人
例如m-flo的VERBALさん
他們也跟翔談了很多 也是在那時他們跟翔説
「既然能負責唱RAP的部分,如果能自己寫RAP詞就好了」
其實翔在之前就有提過想自己寫RAP詞
就是第一次演唱會的SOLO曲間奏以及「台風世代」間奏的時候
現在雖然已經固定RAP詞就由翔親自寫
但其實在這樣之前 翔就一直反覆想著希望能自己寫詞了

之前翔RAP的表現方式
是一直在追求像普通的饒舌歌手一樣
而沒有想過有自己的風格就可以了
後來在「How’s it going?」的時候
察覺到所謂的饒舌歌手的RAP和嵐歌曲中必要的RAP是不同的東西

一般的饒舌歌手唱RAP時都是固定一種形式的
然而嵐的歌曲有許多不同的風格
不同的風格所需要的RAP感覺當然也不同
翔在寫詞的時候也要對應其不同的風格 用不同的聲音來詮釋
而這就是翔所追求的 嵐必要的RAP

5週年

’04年是嵐結成5週年
但對翔而言 4週年的紀念意義比較大
因為「World Cup」的再度舉辦
翔在電視上看到代言人NEWS在會場唱歌時
有一種「阿~已經過了四年了阿」的感觸

然而雜誌卻用了很多「5週年特集」之類的内容
以前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員也寄MAIL來祝賀他們結成5週年
讓翔覺得對自己而言好像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呢

仔細想一想 以年來計算的話
5年或許很短
但對他們而言可是一點都不短的呢
在這5年當中
他們認識了很多人 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 也改變了很多

在’04年的夏天 他們主持了「24小時電視」
在節目進行當中 在那麼多不熟悉的工作人員當中
「Dの嵐!」的工作人員一直跟在嵐團員的旁邊
翔覺得這樣讓他感到很安心
在最後聽到相葉ちゃん念信的時候
「Dの嵐!」的工作人員都哭了
翔問他們為什麼
他們回答「因為回想起從『Cの嵐!』開始的事情了」
翔覺得很開心
這五年來經過一件事一件事的累積
才能形成這樣的關係呢
所以翔覺得這五年對他們而言真的一點都不短

然而其實在剛聽到那年的24小時電視要由他們來主持時
翔覺得很不安
雖然希望有一天能由他們來主持 但他覺得還太早
不過實際去做了之後 得到了很多自信
翔覺得或許這是嵐第一次對自己感到這麼有信心呢

而在那一年的演唱會
5人在MC當中擔任的角色都很清楚明確
以前演唱會之前
翔在淋浴的時候都要拼命想演唱會的MC要説什麼才好
非常的辛苦呢

在出道一年後嵐和少年隊的錦織さん為了特別節目而到美國
在那時候被事務所的人罵為什麼在攝影機的面前情緒都不夠不HIGH呢
翔說當初的他們真的就是那樣呢
在上歌唱節目時 當攝影機提高要拍他們時
他們就會將目光偏移
和主持人的對話也説不好
而現在真的變很多了呢

大學畢業

翔大學畢業也是在’04年
在’02年秋天開始 學校就有很多企業的就職説明會
朋友會問翔要不要去聽 或是要不要就職
而翔會回答「不了~我已經決定要在傑尼斯事務所了」
對於在這個世界 翔是沒有感到迷惑的

不過翔因為沒有本地的朋友 只有學校是能見到朋友的地方
雖然工作很忙 但只要去學校就可以見到朋友
但當他看到穿著西裝去就職面試的朋友時
就會想到「這樣的生活也快要結束了呢」而感到很寂寞

’04年開始到畢業之間的這段時間
是他們能聚在一起的最後一段時間
翔毎天只要工作一結束就會打電話給朋友
有時候6~7個人就聚在一起聊天一直聊到早上
聊小學時候的生活 或是工作上的事情等等
因為從4月開始大家都成為社會人
所以翔會告訴他們自己的經驗 因為或許會對他們有用

在迎接22歳的生日時
朋友們送了翔一捲録影帶
録影帶中用「Dreams Come True」的歌當背景音樂
放了很多照片
然後一個一個朋友輪流講話
連小學時的老師也都出現在録影帶中
讓翔嚇了一跳
其中也有人講著「我還是比較喜歡出道曲『News Nippon』呢」
讓翔笑著想「那是NEWS的歌耶!」
因為翔根本就沒有發覺他的朋友拍了這捲録影帶
所以拿到的時候真的很開心

翔和朋友們的畢業旅行本來想去韓國
但全部的人的護照都過期了
所以他們就去滑雪
翔全程拿著V8拍攝 覺得自己很像爸爸
這次是他第一次這樣和朋友去旅行 所以很開心

關於演戲

翔覺得演戲是很困難的
「West Side Story」當中他思考了很多
在排練之後和團隊們一起去吃飯
大家聊的話題都是要怎麼樣把舞台劇演得更好
他很喜歡這樣的氣氛
也希望能再演出舞台劇

説到影響很大的一部戲是「木更津Cat’s Eye」
這是讓翔第一次感受到演戲的樂趣的一部戲
除了台詞之外 角色的一個個動作都和他本身不一樣
演出這樣的斑比讓他覺得很有趣
他也很喜歡這部作品
而現在還是有人在街上看到他會叫他「斑比」呢

在感受到演戲的樂趣之後 翔接演了「好孩子的夥伴」
在拍戲期間遇到考試和演唱會彩排
真的沒什麼睡覺的時間
連在洗澡的時候都會睡著 或是坐著會瞬間就睡著

對翔而言
演戲、自己、音樂、節目都是很重要的
各有各的樂趣在
翔會盡自己所能做的去把這些做好

兩年前翔因為拔智齒 臉頰一直腫腫的
「如果一直這樣的話怎麼辦呢?」
「一直持續這份工作的我,現在到底能做些什麼呢?」
一直這樣想的翔 什麼事情都做不下去
説不出自己對於做什麼有自信
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
那時候覺得要直視自己的臉都覺得恐怖

對於將來
翔想要一個確實的東西
但在這個世界當中 確實的東西是什麼呢
人氣不能説是很確實的東西
而有實力就能成功也不能算是很確實的東西
但正因為如此
翔希望他能具備實力的活在這個世界

10年後的嵐

專輯「One」中首次收録了五人的SOLO曲
嵐以5年為區隔 也要邁入下一個階段了

他們從一開始只是被聚集在一起 給了「嵐」這個團名
後來一點一滴的形成了現在的嵐
翔覺得因為是他們 所以才形成了這樣的嵐呢

在迎接10週年的時候
翔的願望是希望個人的活動能比現在更多
5個人聚在一起的機會變少了或許也是不錯的
久了見一次面會覺得很有趣
那樣的感覺很像遠距離戀愛的情侶呢

還有
如果能吵一次架也是不錯的呢
或許能因此激發出嶄新、好的一面也説不定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5 : 01 | ≡翻訳≡【アラシゴト】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page top↑
<<1万字インタビュー*相葉 | ホーム | 1万字インタビュー*松本>>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oearashi.blog79.fc2.com/tb.php/27-898a6a7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